社院人物·孫曉村與中央社會(huì )主義學(xué)院


編者按:2020年1月9日,《團結報·文史周刊》刊登了中央社院原黨組成員、副院長(cháng)蔡福金與中央社院教授吳乃華的《孫曉村與中央社會(huì )主義學(xué)院》一文,記述了孫曉村院長(cháng)與社院之間的感人故事?,F全文轉發(fā),以饗讀者。


孫曉村(1906~1992)浙江余杭人。1949 年參加民建,歷任民建全國會(huì )務(wù)推進(jìn)委員會(huì )委員、常委,民建總會(huì )委員會(huì )常委,民建第一屆中央委員會(huì )常委,第二屆中央委員會(huì )常委、秘書(shū)長(cháng),第三屆中央委員會(huì )副主任委員,第四屆中央委員會(huì )副主席、執行局主任,第四、五屆中央咨議委員會(huì )主任。

1949 年出席中國人民政治協(xié)商會(huì )議第一屆全體會(huì )議。新中國成立后,歷任政務(wù)院財經(jīng)委員會(huì )委員、財經(jīng)計劃局副局長(cháng)、北京農業(yè)大學(xué)校長(cháng)、中國銀行常務(wù)董事、中國國際信托投資公司董事。中央社會(huì )主義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。全國工商聯(lián)第三屆執委,第四、五屆常委。第一、二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。第三、四、五、六屆全國政協(xié)常委,第七屆全國政協(xié)副主席。

1983 年至 1991 年,民建中央副主席、著(zhù)名愛(ài)國民主人士、農村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孫曉村主持中央社會(huì )主義學(xué)院工作,并于 1984年起擔任院長(cháng)。在這九年時(shí)間里,孫曉村對民主黨派和統戰干部的教育培訓工作,作出了卓越貢獻。


1. 堅持社會(huì )主義辦學(xué)方向


1983 年,孫曉村主持中央社院工作后,把堅持黨的領(lǐng)導堅持社會(huì )主義辦學(xué)方向,作為工作指導方針。一方面他要求學(xué)院工作人員在各項工作中切實(shí)注意堅持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領(lǐng)導,堅持社會(huì )主義方向;一方面每期班開(kāi)學(xué)、結業(yè)典禮,他都親臨講話(huà)或做書(shū)面發(fā)言,結合自身在新舊社會(huì )的經(jīng)歷和多年的工作體會(huì ),要求學(xué)員們努力學(xué)習馬列主義、毛澤東思想,進(jìn)行自我教育,忠誠于社會(huì )主義事業(yè),堅定不移地同中國共產(chǎn)黨長(cháng)期合作。

中國共產(chǎn)黨十一屆三中全會(huì )后,中國現代化建設進(jìn)入新的發(fā)展時(shí)期。孫曉村認為,對于民主黨派和無(wú)黨派人士來(lái)說(shuō),進(jìn)行政治培訓是十分必要的。第一,在新形勢下,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建設出現了許多新情況、新問(wèn)題。對于民主黨派成員來(lái)說(shuō),如何更好地認識形勢,發(fā)揮作用,迫切需要重新學(xué)習。第二,隨著(zhù)愛(ài)國統一戰線(xiàn)的深入發(fā)展,統戰對象的范圍擴大了,各方面成員更多了。因此,組織和幫助他們學(xué)習馬列主義、毛澤東思想,學(xué)習黨的路線(xiàn)、方針、政策,是新形勢下開(kāi)展統戰工作的一項重要任務(wù)。第三,新時(shí)期以來(lái),各民主黨派都換屆建立了新組織,也吸收了新成員,增加了新干部,在統戰系統和民主黨派新老交替的時(shí)期,為了繼承和發(fā)揚中國共產(chǎn)黨領(lǐng)導的多黨合作的優(yōu)良傳統和經(jīng)驗,迫切需要加強對這部分人的培訓工作。第四,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(chǎn)黨領(lǐng)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(xié)商制度,根本目標是發(fā)揚社會(huì )主義民主,加強社會(huì )主義民主建設。

孫曉村提出,作為民主黨派和無(wú)黨派人士的聯(lián)合黨校,社會(huì )主義學(xué)院有自己的特殊性質(zhì),應該辦出特色。他強調,社會(huì )主義學(xué)院一方面要堅定不移地與黨中央保持一致,接受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領(lǐng)導;另一方面,在辦學(xué)和建設的一些重大問(wèn)題上,要多與民主黨派協(xié)商,多通報情況,多聽(tīng)取意見(jiàn)。在他的建議和主持下,社院形成了每年年終召開(kāi)各民主黨派中央負責人聯(lián)席會(huì )議的制度,向各民主黨派中央負責同志匯報社院辦學(xué)情況,聽(tīng)取意見(jiàn),改進(jìn)工作。


2. “一個(gè)中心,三個(gè)服務(wù)”


中央社院復校以后,孫曉村和其他領(lǐng)導經(jīng)過(guò)調查研究,集思廣益,提出了“一個(gè)中心,三個(gè)服務(wù)”的工作指導思想:即以教學(xué)為中心,為教學(xué)服務(wù),為學(xué)員服務(wù),為黨的統一戰線(xiàn)工作服務(wù)。孫曉村說(shuō): “要告訴我們社院全體同志,一定要牢固樹(shù)立以教學(xué)為中心和做好‘三個(gè)服務(wù)’的思想,這個(gè)口號叫響了,在大家的頭腦里扎實(shí)了,我們社院的全體同志就會(huì )緊密地團結在一起,一門(mén)心思撲到教學(xué)工作中去,完成黨交給我們的任務(wù)?!?br>

根據這一指導思想,孫曉村就中央社會(huì )主義學(xué)院的建設和發(fā)展問(wèn)題,在全國政協(xié)六屆五次會(huì )議上作了專(zhuān)題發(fā)言。他全面說(shuō)明了中央社會(huì )主義學(xué)院的歷史、現狀、當前任務(wù)和長(cháng)遠規劃,闡明了新時(shí)期統戰工作對辦好社院的要求,熱切希望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加強對社院工作的領(lǐng)導,幫助社院解決工作中的困難。他不顧年邁體弱,親自過(guò)問(wèn)教學(xué)工作,從租借教室、教師隊伍建設、擬定教學(xué)計劃、課程設置到學(xué)員的學(xué)習條件、學(xué)習輔導等等,都傾注了大量心血。遇到困難,他總是千方百計想辦法加以克服,率先垂范, “這事由我辦”,成了他的口頭禪。

他強調,中央社會(huì )主義學(xué)院要以馬列主義、毛澤東思想基本理論為主課,緊密結合形勢任務(wù)進(jìn)行教學(xué)。主要設置三類(lèi)課程:一是馬列主義基本理論及形勢任務(wù)教育課;二是統一戰線(xiàn)基本原理和統戰工作實(shí)踐教育課;三是民主黨派史和黨派工作研討課。孫曉村十分尊重教師,為了請到高水平的兼職教師,有時(shí)他甚至親自前去邀請。為了提高教師的業(yè)務(wù)素質(zhì)和對統戰工作的了解,孫曉村主張教師要定期進(jìn)修,利用假期到各地去,向地方社院的同志學(xué)習,搞調查研究,并聽(tīng)取已結業(yè)返回崗位的學(xué)員的意見(jiàn),了解地方同志的反映,以改進(jìn)教學(xué)、提高教學(xué)質(zhì)量。


3. 大公無(wú)私 廉潔奉公


孫曉村 1979 至 1987 年擔任第三、四屆民建中央副主席,1984 年起擔任中央社會(huì )主義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,1988 年擔任全國政協(xié)第七屆委員會(huì )副主席。他的職務(wù)和地位很高,名望也很高,但他嚴于律己、艱苦樸素、廉潔自律的高尚品德卻始終未變。

1983年,中央社會(huì )主義學(xué)院復辦后,建設新校舍的任務(wù)十分緊迫和艱巨,困難很多。孫曉村以獻身統一戰線(xiàn)教育事業(yè)的精神,千方百計想辦法克服困難。校舍基建的重要事項,他總是親自過(guò)問(wèn),研究解決。他經(jīng)常帶病親臨工地,檢查工程進(jìn)展情況。孫曉村對新校舍的配套建設想得十分周到。他說(shuō),社院的學(xué)員層次高、年紀比較大,新校舍的建設一定要適合這個(gè)特點(diǎn)。設計方案由他親自審定,他要求主樓、教學(xué)樓、圖書(shū)館、學(xué)員宿舍、禮堂、食堂等建筑之間必須要有走廊相通,使學(xué)員在校學(xué)習、生活感到很方便。1988年,當社院基建遇到經(jīng)費不足的困難時(shí),他親自給中央有關(guān)領(lǐng)導寫(xiě)信,反映情況,使經(jīng)費問(wèn)題很快得到解決。1990 年,新校舍建設又遇到了水、電、氣供應的具體困難,孫曉村再次給中央和北京市有關(guān)領(lǐng)導寫(xiě)信,很快解決了問(wèn)題。孫曉村一心為了中央社院的建設,甚至在住院作胃平滑肌瘤切除手術(shù)期間,仍惦記社院新校舍建設,多次打電話(huà)詢(xún)問(wèn)工程進(jìn)展情況和遇到的問(wèn)題,委托其他領(lǐng)導找有關(guān)方面幫助解決。

孫曉村從不計較個(gè)人的生活待遇,不搞特殊。他是中央社會(huì )主義學(xué)院的院長(cháng),社院的同志看他的住房實(shí)在太小,幾次要給他調到比較寬敞的房子,他都婉言謝絕。根據全國政協(xié)副主席的職務(wù),按照國家有關(guān)規定,他可以住“四副兩高”的房子,而他一直住在民建中央的普通職工宿舍。他說(shuō): “我們老兩口住在這里很好,沒(méi)有必要再調房子?!睂O曉村辦公室的地板漆剝落了,社院的同志要給鋪地毯,被他堅決拒絕。他說(shuō):“社院的錢(qián)要用在教學(xué)上?!边^(guò)年過(guò)節,學(xué)校送去的副食品也被他謝絕,他總是要求把他這份副食品送給更需要的同志。在北京大多數百姓家庭已經(jīng)看上彩電的時(shí)候,孫曉村家里仍然使用一臺 12英寸的黑白電視。他家里的家具也是用了幾十年的一些舊家具。

為了照顧孫曉村和他的夫人的飲食,學(xué)院按規定派去一位炊事員為他們做飯,但他卻把炊事員派到食堂工作,而他們仍然天天堅持到職工食堂排隊買(mǎi)飯。孫曉村夫婦身邊無(wú)子女,唯一的女兒遠在浙江。學(xué)院考慮到他年事已高,身邊需要有人照顧,想把他的女兒調到北京工作,統戰部領(lǐng)導也同意,并要求盡快解決。但幾次與他商量,都被他婉言謝絕。他認為女兒是黨培養多年的知識分子,應該盡力發(fā)揮自己的作用,不應因為照顧父母而耽誤工作。

孫曉村一心撲在社會(huì )主義學(xué)院的事業(yè)上,嘔心瀝血,鞠躬盡瘁,直到 1991年 5月病故。他生前囑咐,后事從簡(jiǎn),不舉行遺體告別儀式,不開(kāi)追悼會(huì ),遺體捐獻給醫院供醫學(xué)研究之用。他幾十年如一日,位高不自居,名重不自恃,謙虛謹慎,平易近人,克勤克儉,廉潔奉公。

(作者分別系中央社會(huì )主義學(xué)院原黨組成員、中華文化學(xué)院原副院長(cháng),中央社會(huì )主義學(xué)院教授)